旅美畫家玉花壽之王教授:與莫奈睡蓮對話

旅美畫家玉花壽之王教授:與莫奈睡蓮對話

旅美畫家玉花壽之王教授:與莫奈睡蓮對話

2021年11月26日 18:21 新浪收藏

藝術是另一種形式的修行,是在美的道路上求真求善,與生生不息的天地精神相往來,從而臻於人生的大圓滿。

今年8月中旬,在美國洛杉磯的一家博物館,著名旅美畫家玉花壽之王教授舉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畫展。玉花壽之王教授將她近年來精心創作的一系列蓮花題材的油畫作品,與法國印象派大師莫奈的睡蓮名作陳列並置,展開了一場超越時空的藝術“對話”,引起社會各界熱烈反響。

  展覽現場

   玉花壽之王教授

玉花壽之王教授是一位創作勤奮,在國際藝壇上影響很大的美籍華裔藝術家。她自幼即雅擅丹青,在中國水墨繪畫和油畫上功力深厚,尤其對八大山人、吳昌碩、齊白石以降的文人畫大寫意傳統造詣精深,在油畫上深入研究倫勃朗、梵高等歐洲大師們的風格,基礎十分紮實,達成了超寫實的意境,再演化為抽象藝術的發展,直至最終形成了自己的意象自然派風格。1999年遠涉重洋,來到美國定居生活後,玉花壽之王教授在佐治亞州的奧本大學人文學院擔任研究教授長達九年時間,她又在色彩研究上碩果累累,得到大家高度讚揚,同時,遊歷歐洲,砥礪耕耘,成績斐然,以自己卓越的藝術成就在大洋彼岸得到廣泛讚譽和肯定。鑒於她中西畫的造詣成就極深,201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稱她的作品為“WFUCA2013”,2019年紐約藝術學院評審她的畫,授稱她為“國際級第一級藝術家”的頭街,2020年12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美國委員會授稱她“國際級第一級藝術家”的頭銜和勳章,證書注明她在國際級第一級藝術家中是最頂尖的。

《睡蓮系列》

  莫奈(1840–1926)是近代久負盛名的印象派繪畫大師,他傾其一生捕捉大自然的光影變化,用手中斑斕五彩的畫筆將它們鋪灑到畫布上,為人類留下一幅幅美輪美奐的傑作,成為世界藝術中不可多得的藝術瑰寶。

  睡蓮系列是莫奈晚年最輝煌的史詩巨構,據統計,從1897年到1926年,他總共畫過181幅睡蓮,並克服了罹患白內障的巨大困擾,不屈不撓,將大自然在水中最微妙的光影和內心的光彩完美地呈現出來,成就了一部恢宏壯麗的視覺“第九交響曲”。

  玉花壽之王教授面對莫奈睡蓮系列這座一百多年前藝術史上的豐碑,自是高山仰止,深心敬佩。但她並未因此裹足不前,把它們看作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峻嶺,反而激發起她無窮的創作靈感和藝術激情。她焚膏繼晷,忘我創作,終於收獲了一批屬於她自己的睡蓮系列,從而成就了今天此次特別的“對話”展覽。

《睡蓮系列》

  此次展覽,共展出玉花壽之王教授創作的十六幅睡蓮系列油畫作品,外加十六幅水墨荷花作品,與莫奈的十六幅睡蓮名作齊聚一堂,並置對話。這一跨越時空新穎獨到的藝術交流形式,本身就孕涵了東西方思想文化的交融碰撞,互動和諧,尤其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當下,可謂意味深長。

  縱觀玉花壽之王教授的睡蓮作品,深情飽滿,跌宕多姿。細細品味每一幅畫中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響”,往往令人有驚喜的發現。這里,筆者不揣譾陋,茲擇要介紹一二,並略抒膚淺觀感。

  展覽的每幅油畫,除有精美英文標題外,均配有詩意盎然的中文標題,與畫作相得益彰。《蓮開沼澤林水間》繪寫一叢睡蓮在池塘畔搖曳生姿,中間紅色的蓮花恰似一朵朵火焰,灼灼燃燒。水流花開,天光雲影倒映在水面上,湖邊的綠草更襯托出花朵的挺立嬌艷。畫家筆法收放自如,層次細膩,感覺精微,既寫意又抒情,分明是一曲生命的讚歌。

《睡蓮系列》

  《艷色彩蓮問雲天》揮灑自如,以大寫意筆法出之,殷紅的花色,在朦朧的湖光背景中,愈發醒目鮮亮。那是風雨飄搖中的花朵,在天地間越發顯出生命的頑強。《蒼勁葉華滋》同樣描繪幾朵蓮花在驟雨水波中迎風蕩漾,古拙生澀,含蓄厚重。

  《水霧雲煙蓮之夢》寫一棵臨水梅樹,花枝低垂,與水中的蓮花對話私語,有宋人“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詩意。畫家將中國畫的寫意程式,用西方油畫語言表達,竟然如此契合無間,絲絲入扣。

  《艷色幻化蓮》以直幅呈現,數叢蓮花在湖面上次第綻放,錯綜覆雜的光影色彩散落在蓮叢水波間,形成幽微多變的畫面背景,靜水流深,恍惚迷離,意境悠揚含蓄。《沼澤亂草中的睡蓮》以近乎俯瞰的視角描繪自然沼澤中睡蓮的姿態,萬物自得,胸懷博大。《朦朧蓮草之韻乎》則雲煙氤氳,粉色的蓮叢在明鏡般的水中自由徜徉。《昔日聖天湖上蓮》狀寫藍天白雲下,夾岸蘆蕩中的一簇蓮花,在水天一色的相接中,顯得分外妖嬈。

那幅《待開之蓮》,明黃色調輕快奔放,斑斕恣肆,頗有潑彩狂草筆意,寫意之外覆有抽象表現的蘊涵。而《蓮開蘆蕩蒼野間》和《天水同蓮歌一色》兩幅的畫意也仿佛近之,後者更見端莊靜美。

  另外,像《我家睡蓮在山湖》的山色空濛,如煙似黛;《潑色艷彩一族蓮》的高華明麗,《蓮在黃昏後》的萬籟寂靜,《蓮草之歌》的春風拂面,綠意融融。畫家給每幅作品灌注生氣靈魂,個個姿態紛呈,風神蕭散。

  還有那幅《風動雲萍形無定,卻見蓮花水霧搖》,在筆者看來,分明是一曲雲霞霧靄與蓮花的交響,動靜結合,相激相賞。那意境不由得引人想起唐代大詩人杜甫的名句:“穿花蛺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傳語風光共流轉,暫時相賞莫相違。”可看作玉花壽之王教授睡蓮系列的曲終奏雅,令人嘆為觀止。

《睡蓮系列》

  在當天的開幕式上,當地政要名流、博物館館長、藝術家、收藏家和專家學者濟濟一堂,現場人頭攢動,氣氛活躍。大家對玉花壽之王教授的卓越藝術成就交口稱賞。

  負責策劃此次畫展的博物館館長文森特·羅賓斯先生在現場難掩激動的心情,他表示:“今天這一畫展開幕非常圓滿,現場氣氛令人十分喜悅。甚至如果莫奈能夠親臨現場,那麼他也一定會感到非常欣慰。這就是藝術的魅力,讓莫奈的作品跟玉花壽之王教授的作品對話,能夠在當代藝術的語境下聆聽到莫奈的思維和藝術思想,也能欣賞到玉花壽之王教授精彩絕倫的睡蓮作品,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好事。”

  作為一位活躍勤奮的藝術家,玉花壽之王教授近年來在世界各地頻頻舉辦展覽,引起國際藝壇廣泛矚目。2019年10月10日晚,她的畫展《一花兩世界》在巴黎盧浮宮裝飾藝術博物館隆重開幕,法國文化藝術界貴賓雲集,巴黎塞努奇亞洲藝術博物館總策展⼈貝樂克先生,蓬皮杜藝術中⼼巴樂迪女士,巴黎高等文化藝術管理學院院長卡哈爾女士,以及一眾專家學者和社會名流紛紛到場,盛況空前。

《睡蓮系列》

  同年5月18日,由上海中外文化藝術交流協會主辦的玉花壽之王教授畫展假座上海展覽中心開幕,申城觀眾踴躍前來,反響熱烈。另外,王教授還在泰國曼谷、中國深圳等地先後舉辦畫展,同樣引起當地各界熱情關注。

  在美國,玉花壽之王教授更是聲譽卓著,展覽頻頻。她早於2008年就在美國國會大廈舉辦個展,贏得各界一致好評。2012年,她的作品在舊金山市美國國際藝術館展出。2018年,該藝術館為了表彰她在藝術領域的突出貢獻,特別授予玉花壽之王教授終身名譽館長的榮譽,並設立專廳,永久陳列她的作品展示。

《睡蓮系列》

  英國倫敦藝術大學講座教授、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院士史蒂芬·法辛(Stephen Farthing)先生曾這樣評價玉花壽之王教授的藝術成就:“王教授的畫作具濃厚的東方意境但又突出地表達了西方的意象,跨越文化將東西文化的空間運用融合,臻於化境。她的作品既是知識性的又充分表達了情感,既是現實的但又具抽象的意涵,既是事實的描述兼具意象的表達。”

  然而,面對紛至沓來的各種榮譽,玉花壽之王教授一貫保持她的謙遜和冷靜。她曾多次誠懇地表示:“我不是你們認為的天才,僅此塗塗抹抹而已,……當我雙腳跨過門檻,才深感慚愧,看到藝術的生命海洋,是無止境的!”

  回思一百多年前,莫奈嘔心瀝血創作睡蓮系列,竭力通過睡蓮來描繪水的一切魅力。那千變萬化的水色似乎照見了世間盡有的色彩,變幻莫測。難怪好友馬奈盛讚他是“水的拉斐爾”。藝高人膽大,玉花壽之王教授也不遑多讓,她不愧為色彩方面造詣獨到的大家,大自然瞬息萬變的奇妙光影,在她的筆下以一位女性特有的敏感,同樣得到幽微美妙的詩意闡述。

《睡蓮系列》

  若進一步深而言之,蓮花在中國文化中向有特別的地位,歷來被佛教尊為神聖凈潔之花,並因其高潔清介而享有“花中君子”的美譽。有藝術史家認為,莫奈迷戀睡蓮,是受到東方思想的深刻影響,呈現出要超越事物表象、直探本質的藝術靈感。如此看來,玉花壽之王教授的睡蓮系列,既是對莫奈睡蓮的致敬和禮讚,更是從一位東方人的觀念視角,對蓮花這一古老母題在當下國際多元文明境遇中的思考、回應和表達。

  也許,這正是玉花壽之王教授與莫奈大師這場跨世紀“對話”展覽的意義所在。(作者:石建邦)

旅美畫家玉花壽之王教授:與莫奈睡蓮對話

此文章鏈接:https://hhdorjechangbuddhaiiidharma.com/2022/08/28/%e6%97%85%e7%be%8e%e7%95%ab%e5%ae%b6%e7%8e%89%e8%8a%b1%e5%a3%bd%e4%b9%8b%e7%8e%8b%e6%95%99%e6%8e%88%ef%bc%9a%e8%88%87%e8%8e%ab%e5%a5%88%e7%9d%a1%e8%93%ae%e5%b0%8d%e8%a9%b1/

#玉花壽之王教授 #莫奈 #睡蓮 # 《睡蓮系列》#《一花兩世界》#巴黎盧浮宮 #盧浮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