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他人,成就自己

帮助他人,成就自己

帮助他人,成就自己

助人为乐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很多人看到“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好事须相让,恶事莫相推”“帮助他人就是成就自己”等语录,都会引发共鸣。

帮助他人,能广结善缘,拓宽人生格局;

帮助他人,能增进友谊,彼此受益;

帮助他人,也是在成就自己,为人生绘就异彩纷呈的画卷。

以下两个助人的故事,令人深思:

(一)瞎子点灯

一个漆黑的晚上,一个僧人走到一个荒僻的乡村化缘。他远远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提着一盏昏黄的灯,正从巷道的深处慢慢走来。

身边的村民说道:“瞎子过来了。”

僧人百思不得其解,瞎子点灯白费蜡,不是笑话?于是他好奇地问瞎子:“敢问施主,既然你看不见,为何要提一盏灯呢?”

瞎子说:“漆黑的夜里若没有灯光,那么其他人都和我一样‘看不见’,所以我就带了一盏灯出门。”

僧人有所悟:“原来你是与人方便。”

那瞎子说:“不,我是为了自己。”

僧人愣住。瞎子接着说道:“虽然我看不见,但我挑着灯是给别人照路的,让别人看见我,这样就不会撞到我了。”

这个瞎子虽然是小小的一个提灯举动,却勘破了人生大道理:照亮他人,就是帮助自己。

(二)艾森豪威尔将军救助老夫妇,逃过一劫

二战期间,时任欧洲盟军最高统帅的艾森豪威尔将军坐车去盟军总部开重要会议。正值严冬,大雪纷飞,路旁一对被冻得瑟瑟发抖的老人映入了他的眼帘。

艾森豪威尔将军派人下车了解了情况。那对老人本是要去巴黎投奔儿子的,但是车在半路出故障了,他们在大雪天实在找不到人帮忙,只能忍受风雪的摧残了。艾森豪威尔将军不顾随行人员的劝说,执意改道送这对老人去找他们的儿子。最后,那对老人顺利找到了自己的儿子,但艾森豪威尔一行人也迟到了一个多小时。

本以为送那对老人是一件小事,可事后艾森豪威尔将军截获有关敌方的一条重要军事信息表明,正是他当初不经意的一个善举恰恰救了他自己一命。原来,当时德国元首希特勒已经派人埋伏在了艾森豪威尔将军去开会的原定路线上。如果不是他中途改变路线,那么肯定会遭遇敌方伏击。到时候别说开会迟到了,生命也会受到威胁。所以说,有时候尽力帮助别人,就是在帮助自己,甚至可以说是拯救自己。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人力量再强大也有限,众人合力共助更容易成事。当我们搬开他人的绊脚石,也可能在给自己的未来铺路。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曾在法音里再三教导世人,放下我执,无私利他。利益他人就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我们帮助、利益了他人,内心收获了喜悦,在某种意义上付出就是一种收获。人生就像有回音的山谷,发出声音,念念回响。当我们传播友爱,会收获友爱;我们给予吝啬,也只能收到吝啬。

在这个纷繁的世界里,每个人不是一个孤岛,需要相互依存,相互关心,彼此温暖。眼有星辰大海,心有繁花似锦。做一个温暖的人,懂得帮助他人,我们会走得更远。

大胆去助人为乐吧,让浇灌生命之树的泉水更加甘冽清甜!

——END——

撰稿:南风知我意

帮助他人,成就自己

此文章鏈接:https://hhdorjechangbuddhaiiidharma.com/2022/04/17/%e5%b8%ae%e5%8a%a9%e4%bb%96%e4%ba%ba%ef%bc%8c%e6%88%90%e5%b0%b1%e8%87%aa%e5%b7%b1/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放下我执 #无私利他 #修行 #助人为乐 #瞎子点灯 #艾森豪威尔将军

柔軟心--看得見苦

柔軟心--看得見苦

柔軟心--看得見苦

三世多杰羌佛說:智慧不能了生死,悲智圓融才能斬斷生死根。
三世多杰羌佛說:菩提心是成道之根本。
三世多杰羌佛《什麼叫修行》中七支「大悲我母菩提心」:1.知母:了徹三界六道眾生無始以來於輪迴轉折中皆我父母。2.念恩:應深深憶持一切無始過去、現在於輪迴之父母,皆曾生育養育體愛於我,為我而勞累病苦,恩重如山,念其恩德,故思其父母之苦皆我之苦。3.報恩:知父母為我而奉獻一切,現在他們於六道輪迴中轉折流離,受苦無盡,我此發心,施之於行,自覺覺他,渡脫父母,以為報恩。4.慈愛:每時每刻,從於三業之行所生發,慈愛一切眾生、父母,長壽無病富貴吉祥,終生喜樂。5.慈悲:於三時中,願請諸佛菩薩加持一切父母脫離諸苦,得遇佛法修持,脫離輪迴解脫諸苦。6.捨貪:所做一切利益眾生父母之事,無掛於心,養成三業無著善行,故成天然自行,本質為善,並非刻意所為行善,做了即忘了。7.斷執:於行持中,所修諸善,利益父母,一切法義應無所住,斷掉我執,空明覺相輕安,於修法中不執於法,不除妄念,不求於真,不來不去,樂明無念,平如靜水,當體即空。

柔 軟 心 ——看得見苦

拉珍

Photo by Ashley Williams on Pexels.com

常常遇到麻木不仁的表情,常常觸及生硬板結的心地,包括我自己。心是一塊田,一切的善業種子、菩提種子都要在這裡播撒,發芽,生長。但心若是板結的硬土,種子種不下去,即便種下也極易腐爛,善業流於表面,修行豈不枉然?

(一)當一隻蒼蠅嗡嗡纏繞,你憤怒地揮臂驅趕,你啪地一下打個正著,牠不見了,你舒了一口氣,此時,你可會看到蒼蠅的手腳被你擊斷,正在牆角痛苦的哀號?

當你厭煩地打落那隻咬疼你的螞蟻,你可曾看到牠的觸角斷了一隻,像瞎了眼到處碰壁,你可看到牠正拖著一隻殘腿驚慌地躲藏?

當一隻醜陋的蟑螂仰面死在牆角,你會不會麻木地走過?你會不會懷著悲傷為牠誦經安葬?

當你的掃把掃到狗兒的飯碗前,你會不會擔心灰塵而把牠的飯碗蓋上?

當難看的地鼠竄進你家後院,當牠停下看著突然出現的你,你看到牠的骯髒猥瑣,你有沒有從牠眼里看到驚恐,看到好久沒吃上一頓飽飯的凄涼?

有句話很著名,也很真實:如果幸福是一條船,痛苦就是大海汪洋。

你可看到渴求關懷的孩子遇上冷漠時的傷痛?你可看到年邁多病的父母面對不孝子女的悲涼?你可曾憐憫那被傲慢踐踏的自尊心?可感覺到被訕笑嘲諷的人心裡的寒冷?你可看到那被痛恨著的人,心中糾結的悵惘?你可看到痛恨者的心中同樣是荒涼?你可看到被指責後的黯然?被謾罵後的難過?你可看到被欺騙後的痛苦?被壓製後的憂悶?你可看到被妒嫉焚燒的焦灼?你可看到被懷疑的惶惑不安?和懷疑者的慌張?你可看到窮困潦倒的悲哀?可看到富貴者的逼惱?你可看到病床上的呻吟?可看到嬰兒的嚎啕?可看到學業的壓力讓孩子們失去笑容?可看到成年人為工作前途家人孩子拼命煩惱奔忙?可看到離別時的眼淚?可看到失去摯愛的悲楚?你可曾看到被忽略的孤單?可曾看到隱藏著的恐懼驚慌?可曾憐憫那老弱彎折的身軀?可曾悲哀那舉步維艱的殘障?你可看到太陽下的勞作者皮膚曬得爆裂?你可看到街角骯髒蜷縮的身體?你可看到在上司面前壓抑的卑微?你可看到大橋上公路邊走投無路的絕望?你可看到飢餓中的殘忍?你可看到利益中的罪惡?逼迫中的瘋狂?你可聽到離棄時撕心裂肺的哭喊?你可看到災難時鮮血與淚水的流淌?當你站在路邊,面對匆忙的人群,你可曾看到在這五光十色的世界背後,一顆顆顫抖、寒涼的心?一場場終將無常消散的喜怒哀樂,聚散別離,一個個必然永別的生命,和人類永遠無法擺脫的恐懼——死亡?你可曾了解死並不是苦的盡頭,可知道死後那飄移的魂魄有多麼孤獨恐慌?因果輪迴的巨輪不知又把他們帶向何方?你可看到屠宰場的牛羊驚嚇的目光?你可看到那隻被獵豹追殺奪命奔逃的羚羊?你可看到拖著一群孩子在冬日冰冷的河水中覓食的野鴨?你可看到過被野狼咬住的羊羔是怎樣在掙紮?你又可曾看到過被獵人抓走狼崽的母狼,在夜空中悲淒的長嗥?你可曾了解那無家可歸的鬼魂有多麼飢餓,多麼寒冷?你可知道食物在鬼眾生的嘴裡會統統變成膿血鐵砂?你可知道地獄的慘叫是從怎樣的痛苦中發出的?你可知道刀山油鍋邊,眾生瞳孔裡的恐懼有多巨大?你可知道輪迴的鏈條擠壓出的血肉充盈了整個六道,你可知道地獄的菜刀剁絞出的哀號響徹雲霄?

此刻,請你閉上眼睛,慢慢地,仔細地體會這文字背後的苦味。

你了徹這些苦了嗎?

你知道受苦的是誰嗎?是你和你多生累劫的父母親人!

你若了徹了這些苦,你不會再嘲弄別人的愚蠢,譏諷別人的失誤;你不會踐踏別人的自尊,漠視別人的懇求;你若了徹了這些苦,你不會妒嫉別人的喜悅,仇恨別人的傷害;你不會無動於衷地看著電視上的災難,不會嘻嘻哈哈褒貶著報紙上的別離;你若了徹了這些苦,你的心,會漸漸變得像觸到針尖一般的敏感細膩,任何來自四周八方的苦痛都走不出你的雙眼,你會小心斟酌每一句用詞,你會害怕你的語言變成利劍;你會讓你的目光,你的行為,你的言語,柔軟,再柔軟,因為你害怕有哪個人,哪個有情眾生因你粗心的生硬而受到傷害;你若了徹了這些苦,你不會再貪戀紅塵的喧囂,你不會再流連世俗的榮華,得得失失都將不在你的話下;你若真了徹這些苦,什麼都不能障礙你,哪裡能讓你了生脫死,你會立刻奔向那一方,再不可能辯不清正法的方向;你若真了徹這些苦,你怎麼忍心無視那殷殷求學,想要脫離輪迴的目光?你若真了徹這些苦,你怎麼忍心做一個空有名號的法師或仁波且,你怎麼忍心將這個名號置於眾生的慧命之上,讓跟隨你的可憐眾生盡學著你的我執業障?你若真了徹這些苦,你怎麼忍心讓眾生在苦痛輪迴中煎熬嘶嚎,而你卻為了一點名份地位,為了一點虛榮,為了要一點別人崇敬的目光,為了活著用不了多少死了也帶不走的銀子,在那裡爭鬥、拉扯,甚至作假說偽法,難道你看不見那些淚水,聽不到那些撕裂長空的哀號?眾生不是你爭奪名利的砝碼,他們真的是你可憐的父母家人,他們曾給你血肉,疼著你長大,他們在輪迴裡受盡了折磨,他們一生生,一世世地煎熬著,被輪迴的巨輪碾壓得血肉橫飛又再聚成形,他們在黑暗中顫抖摸索,四處碰壁為了尋找一絲光亮,如今,他們從煉獄逃到人間,找到你,皈依你,眼巴巴盼著你帶他們從苦難裡出離,你不思報恩,你怎麼忍心把自己的利益架在他們之上?!你拉攏他們,若只是為了滿足一己之私,只為了壯大自己的勢力,炫耀一種虛榮,那就如同讓父母賣血供自己享樂的混蛋,豬狗不如,喪盡天良!

你若真了徹這些苦,你若真的心疼你受苦的父母親人,你會想解救他們,想盡一切辦法解救他們,你會急著學成斬斷輪迴鐵鏈的大本領救他們出來;你會一心求學真理,吃喝拉撒,財色名利,毀譽稱譏都不再重要,你只會難過自己的不足,你只會恐懼因為自己的不足,而讓可憐的眾生學不到解脫的真諦,迷失掉成就的方向;你會謹慎自己的言行,就怕給眾生做了壞榜樣,就怕講錯了法義,讓父母們再入輪迴的泥塘。沒有了貢高我慢,只有真實的愧疚,沒有了面子利益,只有真實的檢討,真實的奉獻;你若真了徹這些苦,你從心裡自然拿出來的,是調和,是撫慰,是關懷,是真心,是平和,是尊重,是喜悅,是慚愧,是感激,是放低自己,是不執著,是自然而然的捨棄,是自然的善,是自然的慈,是自然的悲心,是真實的菩提。

若你無動於衷地看著一隻受傷的泥鰍,踏過一隻臭鼠的屍體,若你無動於衷地蔑視一雙驚惶或哀傷的眼睛,若你無動於衷地數落這是誰誰的惡因果,是他活該,然後揚長而去沒有半點悲憐,若你算計維護著自己的得失多於維護眾生的慧命,這樣的你,即便放生千萬,也是徒勞枉然。因為,你的放生只是善的假象,因為,你的心,還是板結的土地,還很荒涼。

板結的土地長不出好苗,不被淚水浸泡的心,養不出菩提的莊稼。生硬粗糙的心靈,無視疾苦辛酸的心靈,永遠走不進佛菩薩的隊伍,因為宇宙中所有的佛菩薩,都是由大悲之心凝聚而成。

認真看著輪迴裡的苦吧,真切體會著這些苦,知道那苦的滋味有多苦,知道那糾結的內心有多麼盼望舒展,知道那黑暗的沉淪有多麼期盼光亮,知道苦痛中的生命都與你有深刻的關聯,因為他們真實的曾經是你最愛的父母、家人、兄弟、姊妹、丈夫、妻子、兒女、摯友、師長!讓父母親朋們汪洋似的淚浸泡你的心,讓你的心隨他們的淚水一起顫抖,這樣的淚水,會為你滋養出一種深深的盼望,盼望自己早日成就解脫,擁有超凡的力量,然後從輪迴中救出你的父母親人,送他們到極樂佛國,從此不再有任何痛苦悲傷!這個時候,你心靈的土壤,已然柔軟鬆動,種子,菩提的種子,已然可以生長發芽。

(二)真行者的心,非常柔軟。

「掃地恐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這是玄裝法師的名言,一個「恐」,一個「愛惜」盡顯法師真修菩提的柔軟心。

很多年前,朋友說起她學佛修行的丈夫,「我家那口子,真是無可救藥,讓他去買蘋果,蘋果倒是買回來了,可十個蘋果九個都是壞的,我氣不打一處來,問他為啥專挑壞的回來,他吞吞吐吐地說,我看他每天從早做到晚,生意又不好,壞蘋果多了生意更不好,怪可憐的,我就把壞的買回來了,留下好的他容易賣出去。」朋友憤憤地數落丈夫的愚笨,我心裡卻熱乎乎一團,一直熱了這許多年。那份心,那顆看得到辛苦的柔軟心,真的可貴。

柔軟的心,像水,清澈的水。而水所具有的,不光是柔潤,水蘊藏著無堅不摧的力量。

菩薩的大勇堅韌是因極致的柔軟而生。普欽法師代眾生受苦,能挖心供佛,能挑開全身皮肉點燃三千多盞燈供佛,活活將自己燒死在上海黃龍寺,能割開舌頭滴血抄寫完三部佛經!誰有這樣的勇力,誰能做到?普欽法師做到了。他為什麼有這樣的大勇,他憑著什麼而做到?他憑大悲做到。他真切體會到眾生父母在輪迴中的痛苦有多深,他悲傷,但不止於悲傷,他想要為可憐的眾生做些什麼,他要代替他們受苦!他要用自己這副血肉之軀承受無數血肉之軀在輪迴中的痛苦折磨!他不是空洞發願,他要實際做到,他要像佛陀那樣,代替眾生跳進火海油鍋!法師的心太柔軟了,眾生的苦難像鋼錐扎在他柔軟的心上,他大慟大悲,爾後生大韌力,金剛力,爾後他將自己徹底奉獻出去!普欽法師的大悲感動十方諸佛菩薩,已然燒死燒爛的法師,三天後醒轉,完整無損。這是真的悲心,這才堪稱眾生的楷模!

(三)三世多杰羌佛《什麼是修行》中說:發菩提心,首先必須要有無常觀,對自我與眾生輪迴之無常流轉痛苦,生起覺觀無常境心,即發出離願,由是則建立出離心,我出離,眾生六道父母也出離,輪迴苦海難熬痛不欲生,為是願觀而生強烈恐懼所逼,時時欲求當下解脫,但明了其菩薩之行,方可快捷了生脫死,於是自我願作因地菩薩,欲求快速自覺覺他,則自然生大悲之心,由此菩提籽發。菩提心所發是建立在大悲心上的,故佛義云:「大悲之水澆灌菩提籽發,則樹茂果豐耶。」是此,菩提心自然建立。

柔軟心--看得見苦

此文章鏈接:https://hhdorjechangbuddhaiiidharma.com/2022/03/17/%e6%9f%94%e8%bb%9f%e5%bf%83%ef%bc%8d%ef%bc%8d%e7%9c%8b%e5%be%97%e8%a6%8b%e8%8b%a6/

#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教 #拉珍 #拉珍文集 #柔軟心 #修行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西畫欣賞 -靈的威猛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西畫欣賞 -靈的威猛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西畫欣賞 -靈的威猛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西畫欣賞 -靈的威猛

 

當你第一眼觸碰到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超自然抽象色彩」,那鮮明耀眼的紅黃藍白黑,跳躍飛舞,潑辣如千里江濤瀉過,收藏於微細毫端之妙趣,灑然超脫於塵俗,柔和而剛毅,各種妙麗色彩相互滋養昇華,可以說是巧奪天工,色達空靈的境界,和雅、舒服之享受真是難以言狀。


「超自然抽象色彩」是一個由色彩構造起來的完美世界,它沒有十分具體的世間形態,它就是色彩,以色造形,以色寫意,色即是其形,色便是其意,色入感人神韻。這些色彩,一經三世多杰羌佛之手,驀然匯成無比奇妙驚豔的幻色,氣韻生動,景如華滋,潑辣如滄海咆哮,而反之微觀如毫端顯意,粗中顯微,神韻天成。其實現在談三世多杰羌佛的西畫高超之處,實在是低論佛陀。我們可以想到,就連空中的祥霧三世多杰羌佛都能一手拿之入雕刻,如如而不動,對於書畫,那不是小菜一碟嗎?所以這些畫美得醉人。


這些作品,融入了宇宙自然的精華、地骨山川之心源,毫不誇張地說,用「格調」、「意境」、「韻味」、「技巧」之類的詞彙來標貼三世多杰羌佛的「超自然抽象色彩」藝術,實嫌拘謹世俗,三世多杰羌佛的藝術早已脫出此塵世樊籬的束縛,其形其意其色均似金龍脫於地殼,翱翔翻飛在碧海藍天,恣意自在,無拘無束,撣盡塵埃,變化萬千而美妙絕倫!在這些激盪心魄的藝術奇珍面前,景仰著頂聖如來雲高益西諾布從無盡博大之妙心流瀉出來的超人技藝,領受著三世多杰羌佛用變化無窮之色彩,為人類的享受幻化出來的超越一切現實禁錮的美麗,我們除了發自內心的激動歡欣之外,滿腔讚嘆的語言似乎都顯得蒼白無力了。三世多杰羌佛從其無上圓滿的智慧中流出來的工巧神髓,讓我們再次見識到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高超的西畫技法和造詣,如他所畫的油畫「釋迦牟尼法王子」,其莊嚴無以倫比,即可見其修養學識之高深乃是佛陀展顯。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西畫欣賞 -靈的威猛

 

此文章鏈接:https://thebuddhistsite.wordpress.com/2016/07/29/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8%97%9D%E8%A1%93%E8%A5%BF%E7%95%AB%E6%AC%A3%E8%B3%9E-%EF%BC%8D%E9%9D%88%E7%9A%84%E5%A8%81%E7%8C%9B/

 


舊金山華藏寺網站:www.huazangsi.org

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 #义云高 #义云高大师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DorjeChangBuddhaIII #MasterWanKoYee  #MasterYiYunGao #多杰羌佛第三世#HHDorjeChangBuddhaIII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